两条蛋肠

不混圈不站队,写自己想写的,不写自己不想写的。

碎碎念

对川端康成,可以说,我真的是有很深的感情了。
从十六岁第一次读雪国,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地读完了千只鹤,伊豆的舞女,还有其他的散文。川端是一个很典型的日本作家,好吧倒不如说是他代表了日本作家的一种典型风格,情节并不曲折的,神情并不丰富的,却富有美好而哀伤的情调,对自然敏锐的感觉,对人情世故通透冷静的认识。

最开始读是完全读不懂的。但是他有这种魔力,挑战我的好胜心,却让我在阅读他的文字的时候沉稳下来,仔细地去感受他所要展现的美感和美学。于是那学期的读书笔记一共写十篇,其中两篇写千只鹤,一篇雪国,一篇伊豆的舞女,一篇招魂节一景。已经用完了的本子,线装都有些散了,里面是我丑陋的字。有时还在旁边打个括号,写,其实我还是不太理解。

读川端的时候其实是有很多同班同学在读日本文学的,然而他们都更青睐东野圭吾,村上春树等高产又比较现代的作家,只有我一个在读着晦涩的川端。我也试图卖安利,然而他们都在翻开雪国之后以一句看不懂,或者真无聊推脱了。我只能默默地写读书笔记,老师仿佛是一个对川端也不太感冒的人,评语也没有给什么。

即使如此我还是没有丢下难懂的,周围人没什么看的川端康成。孤独的阅读历程总是会留下许多理解上的问题,因为能力不足,所以读了很多遍依旧不能读懂,也曾经查阅过相关文学评论书籍,那些鞭辟入里的理论虽很有借鉴意义,但那终究不是我的阅读体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这样偏执的想法,但是我觉得这个作家文字是值得我用自己的脑力和生活去慢慢品味的。

经典文学是一种神奇的力量,读完之后读懂或者没有,都不太有关系,因为你终究会在以后的某一个时刻,想起书中的某个情节,某句话,你读的时候明明没有怎么在意的,句子也没有刻意抄下的,你突然就可以理解了。

我不很喜欢一个老师。她推荐她喜欢一本书,因为厌恶的情绪,所以我死也不看她推荐的书,直到最近才去看,才发现这本书真的不错。这就好比千只鹤里的志野水陶,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不愉快的纠葛导致文子想摔碎它,最后菊治让它不知去向,这是在保全它的美。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纠葛或者什么别的让我们产生一些刻板印象,先入为主,于是错失了很多的美,这多么不值得。反过来同样,我们只因为某些好印象,去追逐美,甚至一定逼迫自己领悟,这又多么的痛苦。然而美也是有包容性的,正如近子这样恶毒的女人也会感叹东京天空的美丽,也可以欣赏美,所以美又是一种救赎。

很多东西和美很像,仿佛虚无缥缈,却真真切切感受着,可以让人执迷甚至不惜走向毁灭,却又会在一些人的毁灭之中让他们得到救赎。

一直觉得千只鹤是很难读懂的,也曾经怀着死磕到底的心和川端老头较劲。其实读名著暂时读不懂也未尝不好,让生活去为它注解吧,也让它为生活注解吧。记得以前做语文阅读题,总是想一遍就读懂把题写出来,也许也要感激出题人没有选太多名著,要不然真的是在贬低名著的价值,让学生与它的美擦肩而过,走马观花了。

离婚旅行

鷇梦现代
类似于旅行游记
地名都是瞎想的
真的很雷很沙雕

  "放心吧,都交给我。"地狱变把鷇音子带来的证件整理起来放进一个文件袋里。
  "有劳。"
  "那祝恩公和三余先生铜婚旅行愉快。"
  结婚七年称为铜婚,象征着坚固的不生锈的感情。
  然而……
  "我们要离婚了。"
  地狱变吓了一跳,完全不敢相信。
  七年前,她的生活刚刚步入正轨。刚开始接业务的时候总是竞争不过别人,两个月没有业绩就会被开除。鷇音子和无梦生听说了便把新婚蜜月旅行托给她办。           那崭新的结婚证上两个人的合照,登对无比,令人羡慕。
  可惜。
  翌日八点,天踦爵送无梦生去机场。
"老弟啊,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毕竟七年了啊。"
  无梦生拿着离婚协议书,仔细检查着,"要不是你串通他安排什么旅行,我现在已经领到离婚证了。"
  "你可真是辜负老哥我的一片苦心。"
  送至候机厅入口的安检处,天踦爵又把鷇音子拽至一边:"你一定要让他改变心意,实在不行我已经在他的行李里面偷偷塞了……"
  "你们在说什么?"无梦生皱着眉头看着他们"要登机了。"
天踦爵给鷇音子一个"加油"的眼神,然后和他们挥手告别。

  两人坐在候机厅的椅子上,默默无言。
  无梦生从背包中拿出了离婚协议书和笔,"你先看看,没问题就签了吧。"他尽量显得冷静,甚至是冷漠,看着已经签在上面的自己的名字。
  七年之痒,纵使一个自号"无梦至胜"一个自称"太游方外",无梦生和鷇音子终究熬不过去。
  败得彻底,何来至胜。困于情牢,难游方外。
  鷇音子接过那张纸,虽然纸张很薄,但这白纸黑字却也足够沉重。无梦生什么也没有要。
  "旅行最后一站你若还执意要离,我便签。"
  "我接受你的挑战,到时请务必干脆。"

这只是个序章。
这两个人离个婚都好像在约架。
他们为什么要离婚?我并不打算老实交待,暗示可能会有一点。(不敢详细写,怕怒雨天华。)
是老婆罚跪那个视频给了我灵感。(笑容逐渐变态)

连直播都没能赶上只能看返图
琴箫合鸣
哭死我算了
入坑以来的痴心妄想
每次听丹华抱一的时候都在想啊
《共枕树》里有一句歌词:他来你也恰好茂盛
我看到了他们一起白头的样子。
呜呜呜这大概就是美梦成真的感觉。

夕阳街

私设如山
真·老夫老夫
两个都是普通的老人家了
  1.
人衰老的特征之一就是睡着的时间会越来越短。夏天的夜已然很短,天还没有亮,无梦生便醒了。外面尚且有几颗稀疏的星,光芒并不闪耀,就像是迷糊中微睁的眼,越看越觉得清醒,越来越没有睡意。
他微微侧过头,脊椎处熟悉的痛感负责地发作着。右手仍旧被鷇音子握在手里。
   以前无梦生不曾做过梦,因为优秀给他带来了一个没有忧患的人生开端,遇见鷇音子后他才尝到了为人的无奈与侥幸,求而不得,失而复得,生命变得丰富,以至于要在梦里去写个续集,比如分别的痛心,重逢的拥抱,情动时的亲吻,相互依偎的甜蜜,斗嘴时的任性,梦也好现实也好,正剧也罢续集也罢,只要是鷇音子,无梦生都希望这个故事没有结局。虽然他知道,这是很贪心的。
  有一段时间没有做梦了,因为夜对于他来说已经变得短暂,已经没有时间去让他造一个梦了。年少无梦,是无忧仙,年老无梦,只是一个被迫达观的凡人。于是他达观地想,说不定这就是让我好好回到正剧呢。
  然而这对于垂老者大概只能是一种警示。
  听呼吸声就可以知道,鷇音子已经醒了,说不定还偷偷看了自己,想到这里,他感觉脖子也没那么疼了。他躺正身子,闭上眼睛,跟着鷇音子一起装睡。
  天空渐渐褪去墨色,显露出渐渐清澈的蓝色,穿插着剑兰形状般暗红的朝霞。阵阵如羽毛的晨风从脚指头的缝隙穿过,凉丝丝的。
  握着右手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分针又移动了一小格,精准地指向12。
  还是等闹钟响了再起来吧,无梦生想。

2.
  无梦生发现鷇音子的记忆力变得差了。
  比如说着说着话常常会忘记要说什么,打发他下楼买酱油,他走到半路就忘记自己要去干什么了。
  他口头上会数落鷇音子忘东忘西,但越数落越觉得自己好像在欺负他,特别是看到他自己也一脸难以置信的困惑的模样,就没办法再说他了。
  今天鷇音子又在找东找西了。
  “你找什么?”
  “我的老花镜呢?”
  无梦生突然感觉到心酸,他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在哪里。”
“哪里?”
“你过来。”
无梦生抬手把他鼻梁上的眼镜取下来放到他手里。
  鷇音子看着眼镜,半天都没说一句话。明明是一件小小的事,若是在以前,无梦生肯定会把它当成鷇音子的糗事珍藏起来以备日后翻黑历史,但是现在却让两个人的内心变得沉重无比。
  “哈,你这老颠冬,总有一天你会把我忘了。”无梦生无奈笑笑,随即就被鷇音子抱住了。
“没关系。”无梦生也抬起手安慰他,“就算你真的忘了,忘一次我就提醒你一次。”
  “没有老人会忘记自己的宝贝藏在哪里。①”鷇音子看着无梦生的眼睛。
“我相信你。”无梦生也看着他的眼睛。

3.
鷇音子等着无梦生下课。
无梦生带的年轻人学习热情高涨,所以最近离开学校都比以前迟,于是他就对鷇音子说不用那么早来,别在一边干等。但是鷇音子依旧和以前一样准时到来,也不为别的,就是让无梦生安心。
女学生问完问题,体贴地说:“老师我看门口有人等您很久了,要不您先走吧,我负责关门。”
“没事,他乐意就让他等吧。”
新开的女生留意到无梦生嘴角边的微笑,大概对两人的关系也猜到一二。
无梦生柱着拐杖和鷇音子走在夕阳街上,和名字一样,这条街在他们的映象里就是夕阳铺成的街道,尽管二十年这条街的两侧从住宅变成商铺,路灯也从没灯罩的吸引黑乎乎飞蛾的那种变成有艺术感的白色路灯。 二十年前,鷇音子骑着当时流行的自行车从中药房来接他,他们刚刚同居在一起,会在路边买小食作为饭后的茶点。那年他们还很年轻,经常斗嘴,也经常在床上胡闹。不管是怎样,等着鷇音子来接总是每个有夕阳的黄昏里无梦生最固定的记忆。看到他来,就会觉得万分欢喜。
夕阳把两个人的身影拖得很长很长。 白色的小方砖把夕阳的余晖延伸得更长,像是要从这条被两侧商铺挤得越来越窄通到天边去。  但其实对于他们来说这条街通向的天边并不是多么遥不可及的远方,而是在一座小楼的二层的家。
到楼梯口,鷇音子蹲下,无梦生双手揽住他的脖子,被他背起来,上了二楼。无梦生在他背上熟练地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了门。

end

①来自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



从17岁的罗密欧,18岁的巴黎大溜达,19岁的奥运冠军,20岁的血色涅槃,21岁的重新奋起,22岁冰上走疯,23岁绝对王者,他开创了盛世!
然而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从小就患有哮喘,甚至现在训练还是要带检测器,有次滑完之后的采访复发,在桌上喘得起不来。他出身并不富有的家庭,姐姐放弃花滑,母亲亲手为他做服装。日本地震,他的家乡冰场被毁,16岁的他拼命跑商演争取练习的机会。歌剧魅影,他与闫寒相撞,躺在冰上,捂着肚子,血从下巴滴下来,人们劝他别上了,他却头缠绷带,忍着全身的剧痛,摔了很多跤,但站起来滑完了。他从不抱怨,只会默默在自己身上下苦功。他说,明明可以做到的事,到失败了才觉得可惜,那不是很无聊吗,那就是没有尽全力去做,无论什么情况都全力以赴,这就是作为花滑选手的我。他知道感恩,他的溜冰鞋是在同一家店买的,治伤也在同一家店治,他最喜欢母亲坐的鸡蛋盖饭,他每次滑完都会大声喊谢谢你们,他会为自己商演表现不佳感到抱歉,他会去神社写绘马感谢粉丝为他许愿。他的妈妈教育他,当你学会感恩的时候,你就感受到爱了。他还很细心,他会在队友受采访的时候蹲下,默默爬走不挡镜头,会帮金博洋把拿反的中国国旗顺过来。会在菜籽退役的时候,主动把她推到人群中间,让她和大家好好告别。
他十二岁的时候,很崇拜普鲁申科,甚至留了和他一样的蘑菇头,他对着镜头说,我想拿奥运冠军。
索契奥运,把金牌设为自己的屏保,激励自己。
这次比赛之前他受伤了,全日,四大洲都没有参加,但是当我看到他滑完的眼神,我突然领悟但什么是真正的王者,大概就是一切在掌握之中,只要去做就可以了,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不会和荣耀或者波折一起大起大落。一直以为王者有犀利的眼神,然而是我见识短浅了,真正的王者是水。上善若水,柔中有刚,包容万物,却没有锋芒。
我三生有幸能在有生之年认识他,看他滑冰,但是我又有点担心,我不知道如果他退役,我要去哪里找完美的跳跃接大A,贝尔曼和鲍步,这种堪称艺术品的花滑节目。但是当他脚跺上冰面,然后仰头微笑,眉眼如初,我突然看到了一种传承,其他选手,还有他的粉丝,大概也会感受到这份赤子般的初心,灵光相沐的一刻,心便澄明。
他完成了追梦,我们也继续这征程。
负羽而生,结弦待发。